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
  • 首页
  • 项目融资
  • 投资意向
  • 金融人才网
  • 金融峰会
  • 金融学院
  • 投行俱乐部
  • 投行快讯
  • 私募股权
  • 股票投资
  • 券商业务
  • 香港上市
  • 季琦:“泡沫”是个好东西

       时间:2011-04-27 11:59:53     浏览:60402    
    核心提示:1989年,我研究生毕业,好不容易被外企录用,却因为户口问题不能去。由于自己有做生意的底子,竟然毫不犹豫,满怀信心地开始了创业——在上海交通大学门口的华山路上和别人合伙做电脑生意。此后,我在国企上过班,还在美国混了两年,然后回到国内自己做各种各样的生意,从做网络开始,到做数据库软件,再到做ERP咨询。   
    1989年,我研究生毕业,好不容易被外企录用,却因为户口问题不能去。由于自己有做生意的底子,竟然毫不犹豫,满怀信心地开始了创业——在上海交通大学门口的华山路上和别人合伙做电脑生意。此后,我在国企上过班,还在美国混了两年,然后回到国内自己做各种各样的生意,从做网络开始,到做数据库软件,再到做ERP咨询。

      1999年,创业、互联网是硅谷最热门的话题。我和梁建章在一次饭局闲聊后,他决定从甲骨文出来,我离开ERP公司,一起开始创业——携程就这么开始了。

      创业需要钱。那时我们两个都没有什么钱,于是拉上了我们那一届号称最有钱的沈南鹏。基于对国内旅游市场的预判,我们决定做一家旅游类网站。可我们还缺一个做过旅游的人,于是我访遍我们所有的交大同学,找到了范敏,他当时是上海旅行社的总经理。

      没想到的是,我们刚开始做不到一年就碰到了互联网的泡沫,当时大家都很慌张。可正是公司要断炊的时候,我们拿到了一笔钱,大概一千多万美金,后来携程就活下来了。所以我个人觉得泡沫是个好东西。

      两个大学生用一张纸就可以拿走一百万美金,这在那个年代不是什么稀奇事儿。

     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亿唐,这个公司今天已经没有了,它融到了五六千万美金。当时我们想从新浪挖一个做旅游的人,亿唐开出了比我们高几倍的工资,同时加送贵重的礼品和出国留学的承诺,花钱就是这么狠。

      那时,90%的互联网企业陶醉于商业计划,陶醉于点击率,陶醉于融资。一个企业不管是十年前,还是今天,还是十年后,不管是做教育,还是做旅游,还是房地产,如果不赚钱,这个企业一定是不靠谱的。如果陶醉于融资、上市,这个企业是不会长久的,也是不值得信赖的企业。

      今天,你会看到拿钱一样很容易,很多创业者有一个想法就能拿到钱,但是你必须要清楚拿到钱不是你的结束,是你一个辉煌或者一个痛苦的开始。

      一千万美金的故事并不是完美结局。携程创办之初我们控制100%的股权,而上市前四个人的股份加起来不到40%,稀释非常大,那个时候只想拿到一千多万美金的救命钱,可救得狠了点,最后稀释的是我们的股份,牺牲的是我们的利益。

      我们几个人很痛心,大家开始琢磨新的项目。那时有些客户反映携程网虽然不错,但是里面几乎没有便宜的酒店。顾客投诉是非常重要的,我认为这可能是个商机。我发现,很多高档酒店都很乐意跟我们谈合作,却有一个酒店不愿意跟我们做生意,它就是锦江之星的前身——新亚之星。

      新亚是范敏的老东家,即使有这么深的关系我们都拿不到多少房间。一天只给我们三间房,卖光了就没有了。我们就带着好奇去拜访新亚。后来发现,在上海的繁华地段金陵路上,他们房间只卖一百多块钱,以至于我以后出差也选那个地方,它的服务不低于三星级,性价比非常高,而当时中国市场上便宜、干净、安全的酒店基本没有。我们就从供求两个方面找到了商机。所以,我拿着一点点钱代表携程做了第二个企业,叫如家酒店。

      我还是比较幸运的,谈了一个合作叫建国客栈。那是我们第一次跟国企合作,这个合作今天看起来非常成功。在我们圈子里,国企属于碰不得的一类。央企、国企就像皇帝的女儿,王公贵族的女儿,我们这些农村的小伙子不敢去跟他们谈婚论嫁,他们根本看不上你。所以,如果民企跟国企能够做成一个双赢的合作是件很好的事情,但是需要把控风险、商业技巧以及天时、地利。

      刚做如家时,我在北京住了大半年地下室。而且,一开始就要建立自己的信用度,即使自己失败了,下次也会有人愿意帮你。

      如家比携程更加耗钱,我们租房子,一幢房子最起码一百万美金。不幸的是,携程碰到经济泡沫,如家碰到非典。非典的时候街上没什么人,从来不堵车,很恐怖的。那时候也是我最绝望的日子。创业团队好多人离开了我,这差一点点把我打倒。投资人也跟我吵架,说季琦你得关门、压缩费用、裁人……所有你能想到的事情一股脑儿全来了。但是不管环境多么艰苦,你的内心一定要坚定。

      当时我有两个假设:第一,这个非典可能像欧洲的黑死病一样,让中国死去四分之三的人口,延续两年。这样不管你怎么努力,裁人也好,停了也好都不会有效果,自己死活都不知道。如果那样,中国可能做任何生意都不行了,除了做药。第二,非典虚惊一场,六个月、一年不到的时间就能过去。而这恰恰是我们进攻、招人的好机会,我们应该全面快速地签楼。那个节骨眼上谁还谈租楼?根本没有人谈租楼的事!我们最好的最便宜的那批楼就是非典期间租的。

      任何一个泡沫、危机,都应该是买东西的好机会,包括企业的发展。否则别人怎么干你怎么干,你永远没有机会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我跟很多的投资者发生了碰撞,他们说我是赌徒型的,我则认为这是企业家精神,他们认为投资要安全、理性、可计算,我认为创业本身就有很多不确定性,没有公式可循。

      后来,我离开了如家。离开如家之后,我有好几条路可以选择。那时候钱真的是不缺了,两个上市公司,不少钱了。我可以拿着这些钱去海南岛晒晒太阳,周游世界,也可以自己再创业,做一个不一样的事情。

      当时我考虑了很多事情,比如做一个高档的度假酒店,可以跟携程互动,或者做电视台,玩玩媒体……各种各样的想法。最后还是选择继续做酒店。

      “幸运”的是,我们做汉庭又碰上金融危机。这次危机对我一样是大好机会,赶紧揽人才,赶紧签合同。危机的时候汉庭什么都没耽误,CEO、CFO都是那时候招过来的,他们非常棒,我现在基本已经不管日常事务了。我在上海的店面远远超过如家,大部分是在金融危机时候签下的。我们做生意,总是要追逐利益的最大化,这个时候才是你能够有机会赚大钱的好机会。我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机会,你们等待着吧。

    季琦
    上海汉庭酒店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

     
    打赏
     
    更多>同类私募投资

    推荐图文
    推荐私募投资
    点击排行
    关于我们 | 组织结构 | 企业文化 | 办公环境 | 经营动态 | 管理团队 | 行为准则 | 投资策略 | 投资保障 | 风险控制 | 客户案例 | 联系我们 | 微信群
    战略合作 | 广告合作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
    Copyright © 2006-2020 投融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粤ICP备16012416号
    联系我们
    QQ咨询
    电话咨询
    email
    在线留言
    微信联系
    返回顶部